展开
主页 游戏 应用 合集 排行榜

Fate Grand Order第一章第六节中文翻译

2015/11/4 10:06:19 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GML

Fate Grand Order第一章第六节的翻译说明,友友们感兴趣的话下面就和小编一起看看具体的内容,详细的章节中文翻译,希望对大家游戏有所帮助~~!

玛丽・安托瓦内特 呼。逃到这里应该就没事了吧?

马修 博士??

Dr.罗曼 恩。反应已经消失了。

Dr.罗曼 顺便提一句,在这不远的森林里确认了灵脉反应。

马修 我知道了。贞德女士,还有…… 小玛丽?

玛丽・安托瓦内特 小玛丽,是说我?

马修 失,失礼了。呃……[line 2]。

玛丽・安托瓦内特 完全没有失礼,我非常高兴!现在的称呼,真是可爱十分悦耳。

玛丽・安托瓦内特 拜托了,美丽漂亮的异国朋友!今后可不可以也继续这样称呼我呢……!

马修 是,啊……。那样的话用玛丽女士或者玛丽小姐……称呼怎么样?

玛丽・安托瓦内特 不可以,决对不可以。小玛丽更好呢! 好像绵羊一样!

1:那应该是叫咩丽吧……

2:请多多指教,玛丽桑。

玛丽・安托瓦内特 好! 是是是!初次见面~我是小玛丽!

玛丽・安托瓦内特 明事理的[男士:女士]是很有魅力的哦。让我猜猜看,你非常受欢迎对不对!?

马修 ……………小玛丽。能让我说几句吗?

玛丽・安托瓦内特 啊啊,抱歉。不小心一个人高兴就忘乎所以了,真是不像样子。

玛丽・安托瓦内特 那,你要说的要事是什么?

马修 在附近的森林里,探测到了强大的灵脉。为了把那里做成据点,现在需要向那里前进……。

马修 各位,没有什么问题吧?

玛丽・安托瓦内特 当然没问题。可以吧,阿玛多伊斯?

阿玛多伊斯 就算征询我的意见也没有意义。就按照你的想法行动就好,玛利亚。

贞德 明白了。我也认为没有问题。

马修 那么,在那里安下心来讨论下今后的事情安排吧。

马修 ……看起来,在灵脉周围有聚集起来的怪物啊。

马修 驱散它们!

马修 ……那么,接下来进行召唤阵的确立。

达・芬奇 呀,你们。有没有好好享受到十五世纪法兰西的旅行啊?

达・芬奇 那么,立马说明下这次的召唤的说明。关于这次召唤的Servant的范围。

达・芬奇 可以召唤的大部分Servant被分为七个职阶。

达・芬奇 Saber 、 Archer、Lacher、Rider、Berserker、Caster、Assassin。

达・芬奇 各大职阶有着各自的相性。

达・芬奇 例如Saber克制Lacher,Lacher善于对付Archer,然后Archer在对阵Saber时又有优势。

达・芬奇 Rider克制Caster,Caster克制Assassin,Assassin对战Rider时又处于优势地位。

达・芬奇 值得注意的是Berserker对阵任一职介都处于优势,但是相对的受到攻击的时候受到的伤害也是最大。

达・芬奇 就是所谓的三者互相牵制。和敌对Servant战斗的时候记得好好确认下。

达・芬奇 当然,有一部分的从者不适用于这个规则就是了,懂了吧。

达・芬奇 这个下次再说明。好了,召唤阵完成了。祝旅途愉快!

玛丽・安托瓦内特 既然安定下来了,就让我重新做下自我介绍。

玛丽・安托瓦内特 我的本名是玛丽・安托瓦内特。职位是rider。

玛丽・安托瓦内特 至于我是什么样的人,如果各位能自己亲身去感受的话对我来说就再好不过了.

玛丽・安托瓦内特 恩,我被召唤的理由非常遗憾尚且不明。毕竟没有master啊。

阿玛多伊斯 沃尔夫冈・阿玛多伊斯・莫扎特。我也和她的状况一样。

阿玛多伊斯 为什么自己被召唤了,说到底对自己是英雄吗这种事情完全没有实感。

阿玛多伊斯 的确我很伟大,但是,即使是这样我也只是众多艺术家中的一人而已……。

阿玛多伊斯 不过,虽然为了音乐多多少少也有接触了一点魔术就是了,但那也只是因为对恶魔弹奏的音乐有兴趣而已。

马修 我是马修・基列莱特。半・Servant,真名还不知道。

马修 这位是主人公。是我的master。

选项1:请多多指教

阿玛多伊斯 啊,多多指教。同样是非战斗系,好好相处吧。

?2:你好

玛丽・安托瓦内特 哎呀,这打招呼方式好有意思啊!你……你好! 指教多多!(原文是ちーっす)

玛丽・安托瓦内特 呜呜。和主人公桑的好像完全不一样……不把心境再贴近下庶民就不行么……

马修 前辈……不可以教别人奇怪的打招呼方式哦。

玛丽・安托瓦内特 啊,我知道了! 需要抱着亲近别人的想法才行对吧!来来,阿玛多伊斯。你好!

阿玛多伊斯 你好! 不错啊,玛利亚。今后也多多指教!感觉百年的热恋也会一瞬冷却啊!

玛丽・安托瓦内特 ……呜呜。

玛丽・安托瓦内特 抱歉主人公桑,你好虽然是个十分刺激的招呼方式,只能含泪封印了。

玛丽・安托瓦内特 阿玛多伊斯会高兴就代表,这个不是淑女应该使用的词汇吧。

阿玛多伊斯 啊。赶紧住嘴,别这样诋毁我的名声。简直就像我是最喜欢黄段子的变态绅士一样吗。

玛丽・安托瓦内特 不关我的事。你,在音乐以外的地方太过于孩子气了.

分支结束

马修 然后,这位是。

玛丽・安托瓦内特 贞德,圣女贞德呀。

玛丽・安托瓦内特 为了拯救法兰西而献身的圣女。在生前就一直想要见一面的人物之一。

贞德 ……我并不是什么圣女。

玛丽・安托瓦内特 恩。大家应该都明白的你是这么想的。

玛丽・安托瓦内特 但是,至少你的生存方式是真实的。结果我们都是知道的。

玛丽・安托瓦内特 所以人们歌颂你,憧憬你,无法忘怀。圣女贞德。奥尔良的奇迹之名。

贞德 ………………。

阿玛多伊斯 不过,最后的火刑,都是那个龙之魔女害的。只会看到好的地方是玛利亚的坏习惯。

阿玛多伊斯 对吧贞德・master?你的人生稍微有点变化了。

阿玛多伊斯 因为“完美的圣人”这句话而受伤的不是别人正是贞德自身。

阿玛多伊斯 听好了玛利亚。你一直都太过于在意他人了。偶尔也要责骂一下对方,否定一下也很重要。

玛丽・安托瓦内特 那,那种事情,不需要阿玛多伊斯说我也明白的! 不,已经每天都在被你唠叨了!

玛丽・安托瓦内特 这,这样做就好了吧?你个音乐白痴! 废人!

玛丽・安托瓦内特 只会对音符产生情欲的一次元恋物癖狂魔! 既然这么喜欢乐谱的话,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变成音符怎么样!?

阿玛多伊斯 ……虽然是我自己提出来的,被你臭骂总有种,无法言喻的感情涌上来。

阿玛多伊斯 不过,只要想做还是做得到的嘛!就这样对贞德也说几句。

阿玛多伊斯 更加快速。更加强力。更加辛辣地!把你能够想到的缺点全部说出来!

玛丽・安托瓦内特 no,那是不可能的阿玛多伊斯。

玛丽・安托瓦内特 虽然像你这样的人渣只有缺点,但是贞德却没有缺点啊。

阿玛多伊斯 你是认真的吗。太伤我心了。你就这么喜欢贞德吗。

玛丽・安托瓦内特 比起喜欢,更加接近于信仰啊。还有一些愧疚心情。

玛丽・安托瓦内特 ……一点点的歉意。愚蠢的王族所抱有的,对圣女理所当然的罪恶感。

贞德 ……玛丽・安托瓦内特。你的话很让我高兴。但是,正因为如此我要坦白。

贞德 生前的我并非圣女。

贞德 我只是,为了自己所相信的事物挥旗,最后,让自己的双手沾满了鲜血。

贞德 ……当然,我并没有后悔。最后,在异端审问上被弹劾也好,我的死也好。

贞德 但是流的血实在太多了。乡下女孩相信了自己的梦。但是

贞德 在到达梦的尽头之前会有多少的牺牲,当时做梦也没有想到。

贞德 即使没有后悔,也没有心怀敬畏。……这就是我最为深重的罪。

贞德 我被称呼为圣女说到底只是结果论。把那样的小姑娘称为圣女,我认为绝对是哪里搞错了。

玛丽・安托瓦内特 ……是吗。呐,那么不是圣女对吧?

玛丽・安托瓦内特 那样的话,我称呼你为贞德可以吗?

贞德 ……诶,恩。当然。能被这样称呼,总有种怀念的感觉。

玛丽・安托瓦内特 太好了。那样的话,你也称呼我为玛丽吧。

玛丽・安托瓦内特 如果你不是圣女只是单纯的贞德的话,我也不是王妃,而是单纯的玛丽。

玛丽・安托瓦内特 我说,拜托,贞德。请务必称呼我为玛丽?

贞德 额,好。那么就恭敬不如从命。……谢谢,玛丽。

玛丽・安托瓦内特 我才是,真令人高兴,贞德!

玛丽・安托瓦内特 然后抱歉,把我的想法强加给你。结果丢失了你自己的答案呢。

玛丽・安托瓦内特 和什么都不明白的那天的我一样。那样的话就只能自己寻找了。

玛丽・安托瓦内特 虽然我很想尽全力偏袒贞德,但还是沉默吧!

玛丽・安托瓦内特 并不是单方面相信,而是援护!这就是女性朋友间的心意哟,阿玛多伊斯!

阿玛多伊斯 是啊。不是蛮好? 女性朋友间的心意什么的,充满了甜点般的旋律非常让人感到空虚。

马修 我们也相信的对吧。master?

选项1:当然

贞德 ……呵呵,非常感谢。真是鼓舞人心。

选项2:伪怪人是经常有的

贞德 伪,为怪人?

马修 master……不能说多余的话让别人困扰。

玛丽・安托瓦内特 虽然不太清楚伪怪人,但是怪人的话我知道!

分支结束

玛丽・安托瓦内特 看,被我们吸引又有什么东西靠过来了!

阿玛多伊斯 不,我认为不是被你们吸引过来的。算了。赶紧处理好继续讨论吧!

玛丽・安托瓦内特 你说的我明白了。不只是法兰西,更全世界的危机啊。

玛丽・安托瓦内特 虽然形式有点不同,但这也是圣杯战争……

阿玛多伊斯 虽然从在没有master的情况下召唤这点来看就已经充满了危险的感觉了,但是比想象的还要更糟糕。

阿玛多伊斯 当时敌对的Servant总共五人。马修在内总共有九人,不觉得有点太多了吗?

马修 颠覆了七人的法则。……也不能说是没有限制。

马修 Servant的数量超过七人绝对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马修 ……根据记录来看,十五名Servant的圣杯战争好像也有过。

玛丽・安托瓦内特 啊。明白了,我的灵感来了各位!

玛丽・安托瓦内特 这么来看被召唤的我们的职责,就是像英雄一样把他们打倒对吧!

选项1:说不定也是一样为了毁灭世界也说不准?

玛丽・安托瓦内特 no,no,no♪那是不对的,主人公桑。

玛丽・安托瓦内特 因为我啊,和生前一样最喜欢人类了!

玛丽・安托瓦内特 如果是为了毁灭世界的话,这种感情是不需要的,在最初就不会被召唤吧!

选项2:大概吧

玛丽・安托瓦内特 恩恩,对对! 我在这个世界,感觉终于找到了该做的事情!

分支结束

阿玛多伊斯 毫无理由的自信真是够了,玛利。说真心话对手一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的。

阿玛多伊斯 先不论贞德和马修,主人公就算已经习惯战斗了,但我和你可不是战斗的类型。

阿玛多伊斯 先不论数量,战力差是绝望的。

马修 ……是啊。弗拉德三世,伊丽莎白·巴托里。

马修 一人作为英雄,另一人作为杀人鬼都是将名字刻在历史上的人物……。

马修 还有一人,看起来像Saber的人好像是小玛丽的知己一样……。

玛丽・安托瓦内特   ……是啊。如果她知道我的事情的话……。

玛丽・安托瓦内特   说不定是,骑士迪昂。虽然还不确定。

Dr.罗曼 骑士迪昂……路易十五世所创立的情报机关,「Secret du Roi」的[工作人员:间谍]吧。

Dr.罗曼 同时是军队所属的龙骑兵,同时还是拥有最高特权的特命全权大使。……她,不,还是他……?

玛丽・安托瓦内特   是她哟,遥远世界的魔术师先生。关于迪昂的性别。只是一些细微的小事而已。

玛丽・安托瓦内特   虽然好像和我的全盛时期的年纪不同,但是她的端正的脸完全没有变化。

Dr.罗曼 是吗……如果她能够加入我们的队伍就好了……

贞德  我认为那很难。

贞德 虽然失去了rule的职阶能力——真名看破,但是还是有能够看破的东西。

贞德  看来,他们被附加了『狂化』属性。属性,和传说中有没有完全没关系。

フォウ 啾……

Dr.罗曼 应该是圣杯的力量吧。即使没有狂躁的轶事,也可以给英灵赋予狂化的属性吗……

玛丽・安托瓦内特   呜。明明是为了争夺圣杯而进行的圣杯战争,对手却已经把圣杯得到手了。

玛丽・安托瓦内特   真是不公平!

贞德 只是,这样的话还有留下一个谜团。就是玛丽桑们为什么会被召唤这点。

贞德 ……这个,说到底只是推测。

贞德 明明圣杯战争还没开始,却出现了赢取圣杯的胜者存在。

贞德 这个因果的逆转,也就是说面对bug一样的状况,圣杯采取了对抗措施不是吗。

贞德 而且我认为,对手越强大,这个抑制力就越大。

马修 ……是吗。也就是说这个法兰西里。

贞德 是,会有和玛丽一样被召唤了的Servant存在也说不定。

玛丽・安托瓦内特  是嘛……!这就是说,还能和新的伙伴邂逅对吧!

阿玛多伊斯 虽然这不一定,只是希望。说不定最后也只是敌人增加了也说不定。

阿玛多伊斯 但是,不管怎么样找一下没有坏处。尽可能赶快行动比较好。

阿玛多伊斯 要赶在对方的贞德之前找到才行。

贞德 是啊。我的Servant探知能力丧失了。

贞德   现在来说,只能依靠罗曼桑的探知了。

Dr.罗曼 啊啊。虽然还是不及ruler的权利,但Servant的探知范围尽可能扩大还是可能的。

玛丽・安托瓦内特   好了,既然都决定了就先休息一下吧!大家,应该已经很累了。

马修 是啊。master,请稍微休息一下。周围由我们来把风。

马修 我去巡逻。贞德女士请在这里待机。

冯 冯、冯!

贞德 ……。

玛丽・安托瓦内特 怎么了吗贞德。看起来好像心不在焉的样子,累了吗?

贞德 rider……不。没有累,尽管是这样依旧是Servant。

玛丽・安托瓦内特 那么,是看到法兰西有点沮丧……那个,稍微有点失望了吗?

贞德 不,并没有失望。谢谢你关心我,rider。

贞德 ……但是。看惯了的街道燃烧起来,总是有点难以忍耐。

玛丽・安托瓦内特 ……是这样啊。尤其是对你来说这个时代和生前完全一样啊。

玛丽・安托瓦内特 和我所怀抱的感受不同,现在是正在继续的记忆啊。

玛丽・安托瓦内特 ……恩! 反正也是难得,来聊聊吧!女性会谈!

贞德 ……啥?

玛丽・安托瓦内特 咦,奇怪吗?但是,我和你都是以全盛期被召唤的。

玛丽・安托瓦内特 看。我的话还正值青春期吧?最喜欢恋爱和爱情了!

贞德 啊哈哈。……虽然难得,但是有点难办啊。虽然理解了慈爱,但是却没法理解恋爱。

玛丽・安托瓦内特 怎么这样……那样的话一生就白活了!现在开始也不晚,恋爱吧贞德!

贞德 恩,如果有机会的话。这么说玛丽恋爱了吗?

玛丽・安托瓦内特 嘻嘻嘻。当然。

玛丽・安托瓦内特 七岁的时候,恋上了对向我求婚的男孩子。大概,我认为那就是我的初恋。

玛丽・安托瓦内特 然后,在十四岁的时候。爱上了结婚的王。

贞德 十四……!这么来看,好早啊。

贞德 当时的我……比起男女关系,应该在田里穿梭,劳动和玩耍着吧。

玛丽・安托瓦内特 那也是开心,让人羡慕的生活。哪里都能够去,好像很开心!

贞德 是啊。的确那些日子都很开心。虽然没有恋和爱,但是却有友情。

玛丽・安托瓦内特 很受欢迎?

贞德 不是,当时我是短发,好像被当做男孩子对待了。

玛丽・安托瓦内特 啊啊,成为Servant真是太好了!没想到能和圣女・贞德聊这种话题。

玛丽・安托瓦内特 这也是多亏成为了王妃啊!

贞德 我才是。居然能和那位玛丽・安托瓦内特说话。

贞德 多亏了变成Servant。

玛丽・安托瓦内特 感谢不是真正的圣杯战争。不然的话,根本没法这么安心地说话

贞德 ……rider。

玛丽・安托瓦内特 恩。

马修 两位,非常抱歉。好像是敌袭!

贞德 果然吗。

玛丽・安托瓦内特 哎呀。

马修 我去叫醒master!

玛丽・安托瓦内特 那么贞德。接下来就像Servant一样战斗吧。

玛丽・安托瓦内特 勇敢,严格,拼命。然而,像可怜地陷入恋爱的少女一般。

玛丽・安托瓦内特 将这点当成既非圣女也不是王妃的我和你的本质。

贞德 ……虽然我的战斗方式和华丽优雅完全沾不上边就是了。

马修 那么master,指示就拜托了!

玛丽・安托瓦内特 好了,主人公桑。

玛丽・安托瓦内特 反正难得,在刚才没能展现的我的力量,就让你们见识一下!

玛丽・安托瓦内特 这么冒失真是抱歉。像玻璃的艺术品一般,灿烂夺目地行动!

Dr.罗曼 探知到Servant!而且,还有复数的生命反应!

马修 ……master!

选项1:战斗准备!

end

马修 好!

阿玛多伊斯 真是让人郁闷。我也感知到了。耳朵太好也是问题啊。

阿玛多伊斯 话说,这种声音让我发狂般不擅长对付啊。

阿玛多伊斯 比尖锐的小号声还要让人不愉快,这个充满敌意的踏步声。

马修 这个距离就能知道吗?

阿玛多伊斯 当然。我可是仅靠音乐家就成为Servant的哦?使震动大气的声波都能够准确地分辨。

阿玛多伊斯 即使是野营的时候,你和玛利亚的鼾声。我都已经非常熟悉了。(变态?)

阿玛多伊斯 当然不仅是鼾声。更加细微的生体音都仔细完整地记录在了[脑内记录:沃尔夫冈recorder]中了!

马修 …………!性,性骚扰Servant……!

玛丽・安托瓦内特   非常抱歉马修。作为监督者向您谢罪。

玛丽・安托瓦内特   但是请您忍耐一下吧。毕竟,如果从他那边夺走了耳朵的话就只剩下变态了!

阿玛多伊斯 你们在说什么。所谓的生物只要进行活动就是肮脏的哦?

阿玛多伊斯 只有直面这份真实才能初次完成音乐的创作。人生就是从污秽,到将其清洗的过程。

阿玛多伊斯 好了。传入我耳朵的是复数的脚步声和剑出鞘的声音。

阿玛多伊斯 真是一群不知风趣粗枝大叶的人。我的音乐不是为了传达给这种蠢货而存在的

阿玛多伊斯 难得到了这里。虽然是即兴的便宜货,就听听死神的歌谣吧……!

马修 剩下的就只有Servant了!

玛丽・安托瓦内特 大家没事吧?需要疗伤吗?

贞德 这里没问题。马修呢?

马修 没关系。Dr,还没好吗!?

Dr.罗曼 敌袭,大家准备!

狂化・rider ……大家好。真是寂寞的夜晚啊。

贞德 你是谁。

狂化・rider 谁……?是啊,我是谁呢。

狂化・rider 明明以成为圣女为目标约束自己,在这个世界却成为了腐坏圣女的仆人。

贞德 腐坏的圣女……。

狂化・rider 恩恩,多亏了她理性烟消云散了,我也变得狂暴化了。

狂化・rider 现在为了抑制住冲动就已经竭尽全力了。真是让人困扰啊。

狂化・rider 所以,虽然很感谢你们的期待,但我没办法回应它成为你们的同伴。

狂化・rider 鼓起精神点,从背后袭击你们的Servant怎么可能会成为同伴呢?

贞德 那你为什么出来了?

狂化・rider ……虽然监视才是任务。最后残存的理性在要我现在考验一下你们。

狂化・rider 站在你们面前的是“龙之魔女”。骑乘着[究极的龙种]的灾厄的結晶。

狂化・rider 如果不跨越渺小的我的话,是没办法打倒她的。

狂化・rider 来打倒我。别犹豫,把刀剑对准我的胸膛。

狂化・rider 我的真名是马大。好了,该出场了大铁甲龙塔拉斯克!

Dr.罗曼 马大……圣女马大吗!?大家小心一点!

Dr.罗曼 她是曾经仅仅靠祈愿就让龙屈服的圣女!她成为了Servant就代表。

狂化・rider 能否跨过我的尸体,就让我在此处来看透一下!

Dr.罗曼 [dragon rider]……!

狂化・rider ……是吗。到此为止了。

贞德 马大。你。

狂化・rider 放水了?怎么可能啊,笨蛋。

狂化・rider 这样就好了,这样就好了。真是,别让圣女去做虐杀这种事情啊。

狂化・rider ……听好,最后告诉你一件事情。“龙之魔女”操纵的龙,你们是绝对赢不了的。

狂化・rider 要打倒那个龙种只有一种方法。去里昂。过去被称为里昂的都市。

狂化・rider 打倒龙的不是圣女,也不是公主。打倒龙的自古以来都是公认的“[弑龙者:dragonslayer]”。

狂化・rider 塔拉斯克,抱歉。……下次,真希望能再正经点被召唤出来。

贞德 ……居然连圣女马大都没法反抗。

马修 本来就是被召唤的サーヴァント然后加上狂化的属性也是没有办法。

马修 原本,甚至像这样说话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马修 即使这样还能和她交流,是多亏了可以与其抗衡的希望[克己心]吧。

玛丽・安托瓦内特 恩。真是平稳,同时非常刚烈的人。我能明白。

玛丽・安托瓦内特 那个人是钢铸圣女。无论怎样,在最后都能用拳击碎金刚石一样的人。

阿玛多伊斯 嗯嗯。虽然说塔拉斯克是被说教而击败的,事实绝对是那样的。绝对是用暴力让其屈服了。

阿玛多伊斯 不论如何,多亏了她下个目的地决定了。

阿玛多伊斯 都说旅行是仓促的吧?好了,向里昂出发吧。

马修 ……真意外啊。我还以为阿玛多伊斯,是讨厌徒步旅行的那种类型的人……

玛丽・安托瓦内特 咦。阿玛多伊斯可是痴迷于旅行的哦?小时候就已经周游了很多国家了吧?

阿玛多伊斯 ……恩,习惯了旅行的确是事实。

玛丽・安托瓦内特 呵呵,稍微有点兴奋了。里昂有什么呢。会有谁在呢!

玛丽・安托瓦内特 好了,贞德。一起走吧?

贞德 ……好!

以上,就是本章节的翻译,友友们可以了解一下,希望对大家有用,内容来自盾の契攻略组!

点击查看更多

fate grand order(官网国服)v1.15.2汉化中文 164.0M

下载
相关攻略
精彩推荐
玩家留言
返回顶部